【廉洁金融文化】五万
万博体育注册登录保险信息网 www.sdbx.org 2020-05-28 09:22 来源:  国任保险聊城中支 郭爱国
【字体: 打印本页

公元2019年,“五一”长假第一天,我“卖”了个大晌,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查勘完一起多车碰撞的交通事故现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本打算先泡杯浓茶提提神,再去冲个凉水澡,然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累得没再动。我顺手打开刚到的最新一期《小说选刊》,“不入园林,哪知春色如许”,卷首语的第一行字还没看完,倦意袭来……

恍惚中,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的妻子踮起脚尖擦拭着窗玻璃,汗水溻透她的蓝色工作服,后背上洇湿的图案像个大大的中国结。“快点快点,房东马上过来检查了”,瞌睡被梦中大嗓门老板的催促声惊醒,原来是在做梦。唉,也不做个天上掉馅饼的美梦,中个五万的大奖,开心开心,或许梦中还能笑出声来。想想确实有点可笑,妻子明明是回娘家了,没去打钟点工。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了两下,然后发出急促的短信提示音,准是又来案子了,特定的铃声设置给我发出提醒。我划开手机,打开短信:轻型货车鲁**185V在T县城东的308国道406公里处的大张村附近出险,双方事故,有人员受伤……我立马回复“收到”。车号有些眼熟,我拨通短信上留下的报案电话,对方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不太清楚。我只好索要他的微信号添加好友,让他确认通过,抓紧给我发送事故现场位置。倦意已九霄云外,起身,挂好胸牌,打开导航,开车上路。

半路上,一辆120救护车反方向擦肩而过,呼啸着驶向城区,这辆救护车会不会是从给我报案的事故现场过来的呢?疑问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手机响起,是发小周文打来的,他说,我的185V车在城东发生了交通事故,我给你发送了一个位置,你赶快去现场处理一下,我在J市马上往回赶,对方车上有人伤,已被救护车拉走……我立马回话,文哥,你忙你的就行,我已接到报案,在赶往现场的路上,你别着急。

怪不得车号这么眼熟,原来是周文的车,去年他刚花5万多块钱买的一辆轻型厢式货车,该车的投保和挂牌手续都是我一手帮他完成的。当年周文也是靠5万元的筹款做粮油生意起家,经商有道的他诚实守信,懂市场,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开了十几家分店,凭实力在县城站稳了脚跟。周文这人厚道,在同行中的口碑也不错,当年人送外号“周五万”。恰逢今年的粮油生意不太好做,他最近不断去外地考察学习。

导航语音提示离目的地还有100米的距离,我看到前方的马路中间站有不少围观的人,来回路过的车辆不得不靠边绕行。

我把车停好,从车上取下反光三脚架,后退一段距离,把三脚架支好,警示来往的车辆注意安全避让。

一辆车身前部严重扭曲变形的大众轿车紧挨双实黄线逆向停在对面的车道上,除了右后车门外的其它挡风玻璃已全部破碎,车内没有人,随车物品横七竖八,一片狼藉,车身左侧的地上还有两洼鲜血,被撞碎的汽车零部件和沾有血渍的纸巾散落一地,有的零部件竟飞落到十几米远的地方。五、六米开外,185V厢货车被卡在辅道外绿化带的两棵树之间,车后还有两棵碗口粗的杨树被从根部撞断,有两个年轻人正在用力掰开车门,把困在车内的驾驶员往外施救。从现场的状况看,当时的撞击力绝对够大。

我倒吸一口凉气,幸亏当时185V的车险买的足够全。不然……

“当时的声音好大,像爆炸一样,在村南都能听的到。”

“轿车上共有三个人,看样子像是娘仨,都受伤了,个子高点的女孩受伤最严重。”

“那娘仨都被救护车拉走了。”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我一边拍照,一边告知围观的人群散开,往后退,注意避让来往的车辆。突然,我听到大众车上隐隐约约有滋滋的漏气声响,本以为是轮胎漏气,嗅了嗅鼻子,有气味,“不好,有危险,车用液化气发生泄露,尤其是吸烟的大哥,请抓紧离开!”我高声大喊,围观的人才后退远离。原来大众车加装了天然气做燃料,从变形翘起的前引擎盖下发现,是回气管的一个阀门被撞变形松动,发生泄漏。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后备箱内钢气瓶的输出阀门开关,旋紧关闭。我被惊出一身冷汗。

“郭哥,又是你查勘现场,是我拨打的120,不知道轿车是在哪家保险公司投保,还没给保险公司报案。”我并不认识的两个年轻人认出了我,并对我喊话。因为多年来我一直负责公司的事故现场查勘,成了好多路人的偶遇,他们竟然能认出我来。我回了一声,谢谢!他俩把货车上的驾驶员搀扶到树荫下,我上前询问,驾驶员只是脚踝处有点肉皮擦伤,身体并无大碍。

毒辣辣的太阳晒的地面发烫,双十黄线的反光有些刺眼。。

我来到大众车跟前,打开手盒寻找线索,找出了行驶证和保险单,我拨通保险公司的热线电话,该车只投保了交强险,我只好摇摇头,叹口气,继续现场拍照取证。货车的驾驶室前部受伤也挺严重,前面板凹陷变形,前杠扭曲,一对大灯全都破碎。

一辆警车警灯闪烁,警笛急鸣,由远而近,交警队事故科的两名警官也随即赶到,拍照,拉皮尺测量刹车痕迹……

“我自东向西正常行驶,突然发现一辆黑色轿车越过黄线向我撞来----我立马鸣笛提醒

摘挡踩刹车制动,向右打方向进行避让

但是我还不能太向右靠——因为右边当时还有两位骑脚蹬三轮车的老年人

虽然一直躲闪,轿车还是撞到我车的左前部

可能是惯性的作用----我车被撞到绿化带内还压断两棵树

当时我的时速也就是六十多迈,是那两位路过的兄弟帮忙拨打122报警和施救,我自己给保险公司报案。”

刚刚回过神来的驾驶员小李,脸色苍白,回答着交警的询问笔录。

我帮交警找全两个车上的证件进行拍照,轿车的前引擎盖因变形无法完全掀起,车身上的大架子号无法拍到,只好拍取前挡风玻璃下边工作台上的大架子号代替。

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地来到现场,他说,他是三十公里外的Q县的,姓胡,自称是路人的两个年轻人(应该是刚才帮忙救援的那两个小伙)在车上找到一个联系方式,通知他,该车发生了交通事故。

轿车上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娘仨今天来T城串亲戚,这应该是在回家的路上,怎么发生的这种意外呢?老胡流下两行眼泪,哭丧着脸不知所措。

我安慰老胡了几句,他在现场傻傻地呆了不到五分钟,给交警队的警官留下联系方式,又要了我的手机号码,之后,开车慌慌张张地朝县城方向飞奔而去。

查勘结束,警车驶离,清障车开始拖拽事故车辆,我把货车驾驶员小李扶到我的车上,赶往医院。

轿车上的娘仨都在抢救室内,无法见到。最严重的伤者是大女儿,处于半昏迷状态,颈椎腰椎多处骨折,生命体征还算平稳,没有生命危险。另外的娘俩是双腿骨折和前臂骨折,其中母亲还有肋骨骨折,我们不能随便进抢救室。从抢救室里出来的医护人员及时通报伤者状况,病人已全部止血,抢救工作仍在进行。护士长走过来,把老胡叫进了一间办公室。

驾驶员小李执意不做检查,他自己清楚只是被卡在驾驶室内吓了一跳,脚踝处擦破一点肉皮,也不用处理。

交警队警官对当事人进行了酒精检测,两车驾驶员全都排除酒驾嫌疑。警官告知小李和老胡,在五一假期结束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去事故科接受询问和提供相关的材料证件,随即离开。

假期后的第二天,驾驶员小李提供了自己的身份证和车上的保险单复印件。警官让他回家等电话通知事故责任的划分。

“你好,我是五月一日那起事故轿车方的丈夫,我姓胡,你在哪?我去找你,我们坐下来聊聊可以吗?”老胡打电话给我。

我和老胡约好40分钟后在事故科见面。

你出个条件吧。老胡招呼我到事故科门外借一步说话。

五万可以吗?差不多能够顶你一年的工资,你想办法促成货车认个全责。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急切的老胡开门见山,说话的内容和口气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老胡,这不是钱的事,大哥。有交规、有保险法,这责任划分不是不是某个人说了算的事,更别说我只是一个查勘员了。

只要你同意帮我们做做工作就行,你要现金还是转账?给我个卡号吧,就当你照顾照顾我们全家。有备而来的老胡,语气由急切变为哀求。

这事真行不通,我只是负责现场查勘,给保险公司搜集提供第一现场实际情况,你还是先想办法照顾好家人吧,事故责任由事故科来裁决,谁说了都不算。我回绝了老胡。

你权当行行善,又不是掏你家的钱。老胡有些着急。

就因为不是我家的钱,我才说了不算。本来这事没有谁能说了算。

对不起,那我只好投诉你了,老胡甩下生硬的一句话,转身离开。

我确实有点懵,娘仨也是够可怜的,医疗费用肯定少花不了,如果当初车上保险买的够全,就不至于这么为责任和医疗费用发愁了。

我再去医院探视的时候,医护人员告诉我,三个病人都已经转到省立医院。为了后续的理赔工作,我还是拨通了老胡的打电话。

老胡并没有投诉我。

你好,胡大哥,病人的情况现在怎样了?

都已稳定,现在医疗费已超过十万,还要做二次手术,医生说三人全部康复估计需要八九十万的费用。保险公司可以垫付吗?哪怕是一部分!

不好意思,胡哥,事故责任没出来之前,保险公司无法先行垫付。你先想想其他办法,别耽误病人的治疗。实在不行在网上申办一个“滴水筹”,或许能帮到你,我可以给你作证明人。

我不会鼓捣那玩意。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八九十万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心有余悸。

交警是你们当地的,你想办法让对方认个全责或者同责,让保险公司出钱,我不会亏待你的。老胡重复第一次见面约谈的话题。

又一个报案电话挤进来,打断了我和老胡的通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没有再和老胡联系,案子一直在系统内挂着,没有任何进展,也无法提交。

月中,省交院技术鉴定机构来了两位工作人员,通知我协助对185V车进行了技术鉴定。鉴定结果是,车辆没有超速,也没有机械故障,没找到其他违规行为。

5月31日,星期五,上午快下班的时候,驾驶员小李接到交警队事故科的电话,通知他下午去交警队事故科签字拿责任认定书,责任已划定,他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预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我告知小李和周文,我感觉咱们是正常行驶,没有违章行为,不该负事故责任。对方的人伤那么严重,又没投保商业险,我个人认为这个判决合情但不合理。

周文也虑及到接下来的案情进展和理赔,最后对方肯定会走公诉。想推翻责任认定的办法现在只有一个,申请复议。

当天下午,老胡再次打电话联系我:咱们一块去签字吧,顺便见个面,吃个饭。我没来得及多想,就直接回绝了和老胡见面:不好意思,刚好我下午有视频会议,去不了,驾驶员自己去签字就行。

周文用一下午的时间,咨询了若干人,都不建议他走复议,因为复议成功的概率还不到百分之一。

不足百分之一只代表希望渺茫,并不是没有希望。我主张复议,应该把责任划分处理公平,我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我告知周文,最好不要下午去签字,因为复议是有时间限制的,期限总共是三天的时间,去掉周六周日两天,还有一天,万一周一到市局复议找不到人或者有个什么差错拖一天,复议就时间逾期无效了,所以,最好是下周一去领责任认定书。

周文和小李周一去事故科签字拿了责任认定书,当天我陪他们来到市局递交了材料,顺利提出复议申请。

申请复议回家的路上,我联系到Q县在民政局上班的同学华彬,给他解释了这次交通事故的来龙去脉,让他想办法帮助老胡申办一个“水滴筹”的捐款,毕竟他是那里的父母官。

第二天,华彬告知“水滴筹”申办成功。周文第一个捐款2000元,我也捐出了当月的全部奖金,当天的累计捐款金额已超过5万元。

申请复议后的第三天,案件退回T县交警队事故科,要求责任重新审核、重新划分。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又一个三天后,事故科打电话告知周文前去签字,责任已重新认定,货车方无责。评估报告初步估算,两辆肇事车的车损损失金额总计为5万元。

直到如今,老胡再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不时地微信转发那条“水滴筹”链接,关注善款的累计。祈祷,那母女三人早日康复!

(国任保险聊城中支  郭爱国)

© 2004-2020 万博体育注册登录省万博maxbextx注册万博体育maxbextx手机版 万博体育注册登录省保险学会 版权所有 | 鲁ICP备11011598号

万博体育注册登录省万博maxbextx注册万博体育maxbextx手机版微信二维码